兰凌玥Sylvia

-like author like book.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置顶。
圈名兰凌玥,可以随意称呼,大概是个破写文的,尚在学习努力中。
文笔很烂写东西很丑。
但是我看东西很挑。(好难伺候哦
待续。

【喻黄】曲终未尽

迟到了啊啊啊啊!喻队我对不起你!(土下座x

假的警匪paro

毒xiao喻x特警黄

先刀后糖

有假的囚禁描写

fan毒组织微草x特警组织蓝雨

过激王吹请注意避雷

 接受得了请点这里!

没有r18,没有r18,没有r18

用外链只是因为我胆小x

感谢警校生亲友提供的知识咨询

【雷安】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icious

黑执事paro

皇子雷x恶魔执事安 私设太子叫雷厉

可能会有后续

标题又名 奇妙之旅(什么鬼
-----------------------------

被下药了。

脑子里还带着一股刚刚从迷药的效果中脱离出来的浑噩,意识到这点费力地将眼皮抬起了一个狭小的缝隙。

果然连事物也还看不清楚啊...

入眼一片黑暗让雷狮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睁开了眼睛,蹙起眉毛强迫自己睁着眼睛保持清醒,耳朵里嗡嗡的声音使得无法转移注意力到别的地方去,强烈的白光突然从头顶照下来,刺得眼睛紧闭了一下,和眉毛扭在一起,而那人却又恰到好处地在这一瞬间补了一针让人昏迷的药剂,冰冷的针管插进颈侧,还没等药剂全部打进体内,原本揪在一起的眉眼便又舒展开,重新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是被一桶冰水浇醒的了。

三月份的天气虽然已经开始转暖但仍掠去了大部分的体温,轻咬着苍白的唇努力平稳气息以免颤抖得太厉害显得狼狈不堪。双手被一根麻绳系在背后,跪坐在地上盯着从头发尖滴落的水珠在昂贵的地毯上殷出深色的痕迹。

“居然不惜绑架皇子,看来雷厉那家伙给了你不少好处啊,帕洛斯子爵”保持着低着头的姿势,盯着面前人的鞋尖,牙齿摩擦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要把牙齿咬碎一般。虽然是不可能的啦

“被自己所信任的臣子背叛很有趣吧?三皇子殿下”帕洛斯颇为愉悦地看着曾经趾高气昂的指挥着自己的人如今低着头一言不发狼狈地跪在他面前。

而雷狮仍一言不发地低着头。
得不到回答的子爵急躁地抬起脚来踩着他的脸强迫他扬起头看着自己“喂,抬起头来看看你曾经所利用的棋子啊?!——”暗沉的紫槿色眸子透过鞋子的侧面以一种极其有趣的神色看着这个“叛徒”,是一种带着些许轻蔑又有种看戏意味的表情

“哼,别担心,很快你就再也无法露出这种表情了”
状似好心地把脚从人脸上拿下来,却嫌弃地在地毯上蹭了蹭。

“再也无法露出露出这种表情的人是你才对吧?帕 洛 斯 子 爵”
雷狮挑了挑眉,一侧嘴角夸张地咧起,将被水打湿聚成一绺一绺的刘海甩了甩弄到一侧去,露出额头上跟他眸色相同的发着紫色光芒的契约印

「安迷修!赶紧给我滚过来!」

“砰!”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比人先入的是一把直命子爵咽喉的银制餐刀,将那人的表情定格在惊恐地睁大眼睛的那一瞬间

“来这么慢,实力不会退步了吧,安迷修”
待被称作安迷修的那名执事替雷狮将手腕上的束缚解开,活动了一下有些僵掉的手,走到已经倒在地上的帕洛斯面前,蹲下来看着他
“看,我就说无法再有表情的是你吧。再见啦,子爵大人”
站起身来拍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双手交叉叠放在脑后,踩着躺在地上的门板走出房间“把这儿烧了,安迷修,带我回去”
棕发执事闻言将右手放于左胸口处单膝跪地,绿莹莹的眼睛闪烁着明灭不清的光芒
“Yes,my prince”